农业部推进农膜回收行动:治理“白色污染”要

浏览量:366 时间:2017-11-14

今年农业部提出了“农业绿色发展五大行动”,其中之一就是以西北为重点的农膜回收行动。要求以棉花、玉米、马铃薯为重点作物,以加厚地膜应用、机械化捡拾、专业化回收、资源化利用为主攻方向,在甘肃、新疆、内蒙古等地区建设100个治理示范县,连片实施,整县推进,综合治理

秋收时节,在内蒙古商都县屯垦队镇顺成公司村,农民李高亮正摆弄着从甘肃定西引进的农田残膜回收机,“我种的是覆膜马铃薯,人工捡拾残膜一人半天也捡不了一亩地,如果用机械就快多了,定西的这台设备据说一天能回收40多亩地,我们试着跑了几天,效果虽没有在甘肃时好,但还是能解决大问题。难点是地膜薄容易碎”。随着地膜使用量和使用年份不断增加,残膜造成的污染也在累积。

莫让地膜成“地魔”

农膜是继种子、农药、化肥之后的第四大农业生产资料。由于长期重使用、轻回收,当前我国当季农膜回收率不足三分之二,局部地区地膜残留污染严重

“地膜的主要成分是聚乙烯,在农田里完全自然分解要上百年,对环境有一定影响,会带来土壤板结、出苗率低等危害,但地膜覆盖却是北方广大旱作区离不开的关键技术。”内蒙古农技推广站站长孟德告诉记者,全区有1.37亿亩耕地,但水资源严重匮乏,耕地亩均水量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无霜期只有100至130天,热量偏低。而地膜覆盖技术具有保温增墒、抗旱节水等特点。“可以说,离开了地膜,内蒙古不可能每年为国家贡献250亿斤商品粮。”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农调队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全区地膜覆盖面积1772万亩,地膜使用量为69669吨。覆膜农田土壤均有不同程度地膜残留,连续覆膜超过5年的农田亩均地膜残留量为3.12公斤,局部地区残留量高达每亩18公斤。

农膜是继种子、农药、化肥之后的第四大农业生产资料。我国农膜年总用量达260多万吨,其中地膜用量为145万吨。地膜覆盖技术“装满了米袋子、丰富了菜篮子”,为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是,由于长期重使用、轻回收,当前我国当季农膜回收率不足三分之二,局部地区地膜残留污染严重。残膜弃于田间地头,被风吹至房前屋后、田野树梢,影响村容村貌。

中国农科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严昌荣说,近年来,覆膜农田土壤均有不同程度的地膜残留,局部地区亩均残膜量达4至20公斤。残留地膜破坏了土壤结构,影响作物出苗,阻碍根系生长,导致农作物减产。地膜残留降低播种质量,阻止农作物根系生长,影响水分和养分吸收。推进农膜回收,有利于提升产品品质,提高农业生产效益;生产再生塑料制品,有利于资源节约,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厚膜回收已成产业链

会宁县地膜回收利用已形成一条产业链。当地农户已普遍使用高标准地膜,实际上农户每亩投入成本约70元,而回收旧膜可得约11元的补偿,加之地膜覆盖实现粮食增产,平均每户旧膜增收可达200至300元

记者了解到,超薄地膜的长期大量使用是造成地膜残留的最重要原因。一般来说,残膜含杂率50%以下才有回收价值,所以必须要用厚膜,否则残膜的机械化回收和工厂化加工就很难实现。而地膜是按重量销售的,在同等覆盖面积下,地膜越薄,亩均使用成本越低,导致此前厚度小于0.008毫米的地膜在很多地方颇受欢迎。由于超薄地膜易碎,人工捡拾清理的难度非常大,同时目前市场上的机械难以满足残膜回收的需求,农膜残留也就越来越多。

“在现有经济技术条件下,传统农用地膜在相当长时期内是不可替代的农资,这就要求废旧地膜残留防控还是要坚持走提高地膜质量标准、提高回收率和资源化利用的路子。目前甘肃省已累计投入中央和省级财政资金3.69亿元,2016年全省废旧农膜回收利用率已达到78.6%。实践证明,废旧地膜的回收不难,关键是要持续发展。”甘肃省农业厅副厅长杨祁峰说。

秋收时节,在甘肃省会宁县德维塑业有限公司,来厂区送废旧地膜的车辆络绎不绝。公司总经理陈德林说,废旧地膜加工的再生颗粒一直销路很好,在政府的支持下,企业规模逐渐扩大,废旧地膜的收购量也越来越多。据介绍,废旧农膜的主要利用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将农膜粉碎、清洗后,通过热融、挤出生产再生塑料颗粒,之后深加工为聚乙烯管材、塑料容器、滴灌带等;另一种是将农膜直接粉碎,混合一定比例的矿渣,加工生产下水井圈、井盖等再生产品。

会宁县地膜回收利用已形成一条产业链。有规模以上加工企业2家、初级加工企业8家,乡村回收点28个,常年从事废旧地膜收购的流动商贩约有50多人。回收企业以合理的价格敞开收购,激发了农民捡拾交售的积极性。当地农户已普遍使用0.01毫米高标准地膜,亩均投入地膜7.5公斤,国家和省级补贴2公斤,其余5.5公斤地膜由农民自筹,实际上农户每亩投入成本约70元,而回收旧膜可得约11元的补偿,加之地膜覆盖实现粮食增产,平均每户旧膜增收可达200元至300元,捡拾交售废旧地膜已成为市场行为。

地膜综合利用和污染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2013年,甘肃省政府出台规范性文件,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淘汰难以回收的超薄地膜。2014年1月,全国首部关于废旧农膜回收利用的地方性法规《甘肃省废旧农膜回收利用条例》施行。2016年5月,新疆正式实施《农田地膜管理条例》,两省区的条例将多年来的管理经验上升到了法规层面。2017年,农业部在甘肃、新疆和内蒙古建设100个地膜治理示范县,加厚地膜全面推广使用,回收加工体系基本建立,示范县当季地膜回收率达到80%以上,率先实现地膜基本资源化利用。

系列难题仍待破解

地膜回收治理面临着缺标准、缺政策、机械回收难问题。一方面我国要加快可降解地膜等新型产品的引进试验,推进新型地膜产品由试验研究走向示范推广;另一方面要在生产端或销售端给予生产厂商或农民补贴,提高推广使用可降解地膜的积极性

农业部科教司司长廖西元说,地膜回收治理已经起步,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还面临很多困难。一是缺标准。虽然新疆、甘肃等地出台了地方标准,并借助相关条例来推动标准执行,但是目前国家层面执行的地膜标准仍然宽松,超薄地膜仍在大量使用。二是缺政策。由于缺乏优惠政策,加之受塑料再生品价格持续走低、人工捡拾成本不断攀升的影响,回收加工企业没有盈利空间,难以为继。三是机械回收难。目前大部分地区地膜回收主要以人工捡拾为主,地膜机械回收技术还不成熟,没有很好地解决回收率低、与秸秆和土壤分离等问题,回收作业成本高、效率低。

业内专家认为,废旧地膜回收利用属微利行业,应尽快研究制定对废旧地膜回收加工企业的扶持优惠政策,如扩大资源再利用的税收优惠政策,并在用水、用地、用电及信贷等方面给予优惠等,逐步健全废旧地膜回收加工网络,扶持建设一批废旧地膜加工和收购网点,鼓励地膜生产企业回收废旧地膜,推广“谁销售谁治理”“旧膜换新膜”政策试点,鼓励农民和农机服务组织回收旧地膜。

今年,农业部在甘肃、新疆选择4个县探索建立“谁生产、谁回收”的地膜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试点,由地膜生产企业,统一供膜、统一铺膜、统一回收,地膜回收责任由使用者转到生产者,农民由买产品转为买服务,推动地膜生产企业回收废旧地膜。同时,在甘肃、新疆、内蒙古三省区,选择100个用膜大县,调整相关项目资金使用方向,变补使用为补回收,推动建立经营主体上交、专业化组织回收、加工企业回收等多种方式的回收利用机制。

加大科研攻关,推动可降解地膜使用,也是业内主攻的一个方向。目前,有关部门已建立了国家农业废弃物循环利用创新联盟和农膜污染防控重点实验室。采用农、企、科协作的方式,组织6个科研单位、24家全国主要生物降解材料生产企业,开展可降解地膜试验示范。兰州金土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已成功研制生产出接近欧盟农业覆盖材料标准的高强度环保地膜,完全满足机械化覆膜作业、机械卷膜回收的要求。

据了解,可降解地膜成本较普通地膜高,农民亩均使用成本增加100元左右,使推广应用受到限制,这是现在可降解地膜不易大规模推广的主要原因。同时,可降解地膜降解过程受环境影响大,难以满足不同作物生长周期不同的需求。专家建议,一方面要加快可降解地膜等新型产品的引进试验,推进新型地膜产品由试验研究走向示范推广;另一方面要在生产端或销售端给予生产厂商或农民补贴,提高推广使用可降解地膜的积极性。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乔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