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陈春鸣 文/金羊网记者 许琛 备受关注的《中"/>

"好人法"为广州好人撑腰 备受关注的民法总则

浏览量:132 时间:2017-10-26

256207932017-10-25 07:51:44.0"好人法"为广州好人撑腰 备受关注的民法总则本月实施218广州新闻中心

/uploads/allimg/171026/0G4503154-0.jpg/enpproperty-->

漫画/陈春鸣

文/金羊网记者 许琛

备受关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下称《民法总则》)本月正式实施,其中被俗称为“好人法”的第184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将从法律层面鼓励更多人“路见危难,伸出援手”,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在广州每年都会涌现出不少见义勇为者,并评选出年度好人,时常见诸报端的“广州好人”也是这座城市的正能量“标杆”。法律界人士认为,向来注重弘扬见义勇为精神的广州未来将利用“上位法”制定地方法规,放大“好人法”效应。

好人效应

危急关头广州好人再次出手

就在上个月12日,海珠区某小区,一名穿着短裤短袖的男孩站在5楼窗台边沿,一只手抓着窗框,一手扶墙,面朝外,好像已经回不去房间,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楼。

装修工人何德喜正在事发楼的603房给业主装橱柜。听到同事说有小孩站在厨房的窗户上,非常危险,他就跑过去看。小区的保安也赶了过来。几人拿着螺丝刀、老虎钳等工具,迅速把厨房防盗网卸下。

情形十分危急,何德喜是装修工人,有一定的户外作业经验,第一时间地喊了一句:“我来!”在其他人的帮助下,何德喜不顾安危,抓着屋外棚架等固定支撑,从6楼爬下5楼。幸好,男童所在的窗户外装着一部空调外挂机,还有一个自来水管。何德喜抓着自来水管,踩在空调外挂机上,爬到男童所在的位置,护着男童进了屋。男童获救,安然无恙。

尽管何师傅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男孩,当在屋外棚架施救却是让多位目击者捏了一把汗,如果何师傅失手,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记者再次回访何师傅时,何德喜也承认了这一点,“都是有小孩的人,任何人看到都会去救的,没什么的。如果失手,自己可能也会因此内疚一辈子”,但何师傅也不否认,当好人更需要鼓励,而不是让好人更多地顾忌担责的问题。

好人出手犹豫是怕权益不保

像上述这样的案例几乎每个城市都会发生,在10月即将实施的“好人法”中,则有力地回应了老人倒地不敢扶等社会热点问题。《民法总则》184条填补了此前的法律空白,规范了这类行为,从法律层面鼓励更多人勇敢伸出援手。

同样是在广州,2013年2月,广州一位阿婆在公交车站意外摔倒,现场一度无人相助,最终是途经此处的110路公交车司机钟志斌当即下车和一位蓝衣女子一起把老人扶了起来。这一过程恰好被该公交车上安装的视频监控设备拍了下来。

回顾当时情景,钟志斌说,如果不下车扶起老人,他一定会很内疚。“我当时准备靠站,在绕过另一辆公交车时,我就看到老人家倒在地上了。”钟志斌说,老人当时是头朝上躺在地上,表情看起来比较痛苦。根据现场情况,钟志斌判断老人家倒地可能有一段时间了。

钟志斌表示,他也听说过好心却反被诬陷的事情,但当时救人要紧,“老人家躺在那里,如果有车经过会造成二次伤害。我当时没想太多。当然,现在‘好人法’也能更多为我们撑腰”。

其实早在2012年11月29日经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广东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第二十九条就规定:因见义勇为造成他人财产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由见义勇为专项经费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助。见义勇为人员及其近亲属因见义勇为行为产生民事权益纠纷请求法律援助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及时提供援助。

专家说法

利用“上位法” 广州救助免责法规有望出台

2012年,深圳就曾酝酿出台的救助保护条例,明确提出救助人的免责行为——救助人提供救助行为,除存在重大过失,对救助行为的后果不承担法律责任。

同年,广州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见义勇为人员权益保障的意见》,不过意见中并未出现免责条目,只是将见义勇为伤亡人员的抚恤金大幅提高。

2015年,广州见义勇为奖金再次提高。《广州市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实施办法》经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在穗见义勇为奖金从1万元至百万元不等。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认为,此前,广东和广州都曾想过为“好人”立法,但一直没有上位法的支持。如今“好人法”写入《民法》之后,《民法》已经完全可以作为具体案件的法律依据进行判案。“不久之后,相信广东和广州都会广州会参照《民法》,借鉴引用其法律功能,制定更加细致的地方法规,进行放大效应,奖励见义勇为行为”。

经三次修改 救助失误仍有待实施判定

不可否认的是,见义勇为者危急关头的挺身而出,有时会造成对受助人的伤害,这也导致不少路人的犹豫和纠结。

据了解,从2016年12月到今年3月,民法总则(草案)第184条经历了3次修改。最初的版本是“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害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经过三次修改,大会表决稿删除了前几次审议稿中的“重大过失”字样,仅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修改释放了鼓励大家见义勇为的信号。但如果施救人有重大过失、特别粗心甚至故意造成受益人损害,是不是也不承担责任?

朱永平认为,是否意味着可以免除所有一切可能的责任,还需要在实际应用中检验。在施救人的救助行为确实符合本条规定的免责要件时,将依法获得民事责任的豁免。

好心做好事 鼓励全社会学习急救知识

面对见义勇为过失可能造成的种种问题,有市民则提出,希望在事态紧急的情况下,施助人对受助人能提供稍微专业的帮助,避免“好心做坏事”。

对此,广州市120急救技能培训导师曾瑞峰明确,见义勇为行为应当鼓励,第一时间对需要施救的人进行心脏按压复苏是不需要犹豫的。

曾瑞峰介绍,人一旦发生心脏骤停,通常10秒左右意识丧失,30秒呼吸停止,4分钟后发生脑死亡,胸外按压可以手动帮助被施救者恢复血液流动。即便被施救者并不是心脏骤停,心脏按压的动作也不会对其造成损害。“如果没有进行培训难免会造成损失,对于基础生命知识的课程,普通民众半天就可以学会”。

曾瑞峰说,如果确实对急救一窍不通,可以现场拨通120,调度员可进行电话指导施救。

在每个月第2周和第4周的周末,广州市红会都会举办时长2个小时的公益普及讲座,为市民提供专业的急救理论知识讲解。广州市红会赈济救护部的卫华呼吁,市民都能参与到急救学习中来,起码可以自救,学得好还能互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