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人士:3000点底部平台已经构筑完成

浏览量:244 时间:2018-04-06

(天游平台:烟花三月下扬州)

特约作者 彭肇建

狗年大年初一,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两张截图,一张是去年11月17日上海银行开盘前后的报价与成交数据,一张是鸡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上海银行的K线图,“这一刻的想法”一栏里是“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句诗。我在《“降落伞”总会落地吧》一文中提到,管理层加大降杠杆的力度让我又一次想到了上海银行这只股票。文章的最后则是对“降落伞”落地后的憧憬:“A股也会走出独立于全球股市的行情。我想,这一天可能在2018年就会出现。”现在,我就来说说两者的联系。上海银行的两张截图,就是借上海银行的见底暗指“降落伞”落地,时间则是在烟花三月。扬州是个地名,移用到股市,可以解释为向上的空间,这样,“下扬州”就可以解释为先下后上的反转。

沪指从2008年10月28日的1664点到2013年6月25日的1849点,时间跨度为56个月,往后再延长56个月就是今年2月,我认为这一时间周期有效。所以,去年我对一位私募老总说过这样一段话:沪指“今年1月16日的3044点和5月11日的3016点和5月24日的3022点,是在构筑一个3000点的底部平台,这一底部平台会在明年构筑完成”。所以,当2月9日沪指跌到3062点时,我认为这恰恰是为了完成一个3000点的底部构造。但对底部构造是否已经完成没有把握。2月初管理层加大了降杠杆的力度,2月9日“降落伞”就落地啦?

既然是底部平台,我就又想到沪指历史上的千点底部平台。这一底部平台由1997年7月的1066点和9月的1025点、1998年8月的1043点、1999年2月8日的1064点和5月17日的1047点构成,着名的“5.19”行情就是在这一底部平台上发动的。比较一下就知道,3000点底部平台的时间跨度短,所以,我更倾向于沪指2月9日的3062点类似于19年前的1064点,3000点的底部平台要到烟花三月才构造完成。这与56个月的时间周期不矛盾,因为时间周期的节点并不一定落在计算的当月,可以向前或向后推移一到两个月。

沪指3月26日下探3091点,很有可能就是宣告:3000点底部平台已经构筑完成!